当前位置:网站首页资讯动态正确的性方式(如何进行正确的性教育)
正确的性方式(如何进行正确的性教育)

婴儿期与童年期的种种生活表现里,性的表现有时好像是不存在似的;有时见得存在,又往往很模糊;有时候虽不模糊,世人却又不宜把解释成人的性表现时所用的方法来解释它们。

由于有这种情形,所以就是比较善于观察的人,对于这时期里的性生活所表示的态度与所主张的政策,往往很不一致。至于不善观察及观察错误的人,还有一听见婴儿及孩童也有性的生活就不免谈虎色变的人,可以搁置不说了;好在到了今天,这种人已经日益渐少。在所谓善于观察的人中,有的觉得在正常与健全的孩子身上,找不到什么真的性表现;有的认为不论孩子的健康程度如何,不论有无神经的病态,性的表现总是有的,不过在方式上很有变化罢了;还有第三种人,他们一面承认这年龄内性生活的存在,另一面却说这种过早的表现是不正常的,至少,精神分析派学者朗克近来的立场即是这样。他在《近代教育》一书里说:“性现象对于儿童,是不自然的。我们可以把性看作一个人天生的仇敌,并且打头便存在。仇敌是不能不抵抗的,并且得用人格的全力来应付。”朗氏的这种见地解,倒可和文明社会里以至于原始文化里的一个很普通的态度互相呼应,不过若专就儿童的性生活说话,这见是否适用,却是另一个问题。

笔者以为对儿童性生活的应有态度是一个保健的态度。健是目的,保是手段。

需要大人随时随地注意,但是注意的时候,却又应谨慎,不要让儿童注意到你在观察他。童年的性爱的冲动往往是无意识的、不自觉的。大人注意不得当,就可以化不自觉为自觉,这种自觉对儿童并没有什么益处。儿童自有其不自觉的性的活动,保健的任务不在于呵斥禁止及切心于责罚这一类的活动,而在使这一类活动对于本人或对其他儿童不发生身体上的伤害。保健的任务无疑是妈妈的任务。

做妈的,除了前面所说的以外,似乎还应当注意一点,就是不宜过于表示身体上的亲爱,因为这种表示对于神经不大稳健的儿童,难免不引起一些过分的性的情绪。尤其重要的一点是,对于儿童一般的天性与个别的性格,应该精心了解。一般成年人不懂年龄与心理发展的关系,往往喜欢一厢情愿地把自己的感觉当做儿童的感觉,即自己在某种场合有某种感觉时,也认为儿童到此场合也会有同样的感觉,这是一个很大的错误。儿童有许多活动,在大人看来是有卑鄙龌龊的性动机,但事实上往往是全无动机可言,更说不上卑鄙龌龊一类的评判。儿童之所以有这种活动,一半是由于很单纯的游戏的冲动,一半是由于求知的愿望。这种见解上的失误近年来也很受精神分析派的影响,这一派的一些不谨严的学者,大谈童年性现象的结果,不免使这种失误更牢不可破。

一件很不幸的事是:研究儿童心理的学者所有的知识经验往往得之于神经病病人的研究。朗克在《近代教育》中说得好:“一切从研究近代式的神经病态得来的一般结论,是必须经过郑重考虑之后才可以接受的。因为在别的情况下,人的反应是不一样的。”朗氏又说,今日的儿童并不等于原始的成人。我们在实施教育的时候,教育的方法与内容,最好是不过于成规。

性知识的启发诚然是一个不容易讨论的问题,但教育界一些最好的专家,到今天至少已经承认两点:一是这种启发应该很早就开始,性知识的一般基本的要素应当很早就让儿童有认识的机会;二是主持这种启发的最理想的老师是儿童自己的妈,一个明白而真能爱护子女的妈也应该把这种工作认为母道或母教的最实际的一部分。我们不妨进一步说,只有妈才配担当这部分工作,而且可以担当得没有遗憾,因此,妈自身的训练便成为儿童健全发育的一个先决与必要的条件。

持异议的人有时说,这种启发工作是有危险的,儿童对于性现象的态度,本属一片天真,毫不自觉,一经启发,难免不使它的注意故意与过分集中在性题目上。

这话固然有几分道理,但我们也得了解儿童心理自有其一番自然的活动,拔苗助长当然不对,把这种自然的活动完全忘记了也有它的危险。一个孩子想知道孩子是怎样来的,这样一个愿望并不表示已经有了性的自觉或性的意识,乃是表示它知识生活的进展,婴儿的由来是一桩科学的事实,他想知道这事实是情理内应有的事。年岁稍大一点,他更想知道异性的人在身体的形态上究竟和自己有些什么不同。这种愿望也是一样的自然,一样的不失其为天真。这一类自然的好奇心,是应当而可以有简单与合理的满足的。假如得不到满足,而得到的却是大人的白眼或一番训斥,其结果才真足以唤起不健全的意识。儿童从此就乖乖地不求这一类问题的答案了么?当然不会。他公开的得不到解答,可就暗地里设法解答。等到暗地里设法,不论设法的成败,也不论所得解答的对与不对,一种不健全的性意识也就已经养成了。

妈妈所授与子女的性知识应当完全不带任何正式与特殊的意味。就通常的情形说,母子的关系总是很自然很亲密的。在这种关系下,一切生理的作用都可以成为问答与解释的题材,而贤明的妈妈自然会随机应变,而应答得恰到好处。所谓随机,指的是有问题时加以回答或解疑。所谓恰到好处,指的是视儿童的年龄与好奇的程度而决定说话的份量,无需讳饰,也无需解释得太详细。性与排泄一类的问题,要和别的问题同样简单与坦白地解答,而解答的时候,更丝毫不要表示厌恶或鄙薄的神色。家庭中的仆妇当然不足以言此,她们鄙夷性的事物,对于屡的东西,厌恶之情更不免形于辞色。但是一个贤明的妈妈对于子女的屎是不讨厌的;而这种不讨厌的态度却是极关重要,因为在形态上排泄器官和性器官是近邻,对前者的厌恶态度势必牵涉而包括后者在内。有人说过,我们对于这两套器官应当养成的一个态度是:既不以为污秽而憎恶,也不以为神圣而崇拜。不过,完全把这两种器官等量齐观,也是不合适的,双方都很自然,都毋庸憎恶,固然不错,但是双方的意义却大不相同。性器官的作用,一有不当,对个人可以酿成很大的悲剧,对种族可以招致很恶劣的命运,所以在性器官的方面,我们虽不用神圣一类的词来形容它,我们也需用些别的一针见血的形容词。

早年性教育对于成年以后的价值,我们从几种研究里可以看出来。戴维斯医生的范围很广的研究便是一例。戴氏把已婚的女人分做两组,一是自以为婚姻生活愉悦的,一是不愉悦的,她发现在愉悦的一组里,幼年受过一些性的指点的占57%,而在不愉快的一组里,只占44%。汉密尔顿医生研究的结果和戴氏的不完全符合,不过汉氏的研究资料比戴氏少得多,怕还不能做定论。但汉氏的研究里,有一点是很有意义的,即就女童而言,性知识的最好来源是妈妈;凡是幼年从妈妈那边得到过一些指授的,结婚以后,65%的性关系是“相宜的”,但是在“不相宜的”一组里,受过这种指授的,不到35%;若性知识的来源不是妈妈而是伴侣,或其他不正当的性的讨论,则“相宜”的例子降而为54%;还有一小部分的女人,其性教育的来源是父兄而不是妈妈,则其婚姻生活也大都不愉快。

前面讨论的要点是,儿童的单纯而自然的提问,不提出则已,一经提出,便应同样单纯而自然地加以答复。如此则在他的心目中,性可以不成为一个神秘的题目,而他的思想发展,既不至于横受阻碍,他在这方面的情绪,也不至于启发得太早。如有问不答,再三延误,把童年耽搁过去,就不免发生问题了。要知道在童年期内,这种性的问答,偶一为之,是很自然而很容易的,一到童年快过的时候,不特做父母的觉得难以启口,就在子女也轻易不再发问,而向别处讨教去了。

至于裸体的认识也以及早取得为宜。如果一个孩子在童年发育的时期里,始终没有见过异性孩子的裸体形态,是可以引起一种病态的好奇心理的。再如一旦忽然见到异性成年人的裸体形态,有时精神上还可以发生一个很痛苦的打击。总之,儿童中的两性从小能认识彼此的裸体形态,是很好的一件事。有的父母,在自己洗澡的时候,总让年纪小一些的子女一起洗,也是一个好办法。这类简单与坦率的处置,一方面既可展缓儿童的性的自觉,另一方面也可以预防不健全好奇心理的发展,确实可以避免不危险。笔者说这种处置可以展缓性的自觉,因为我们知道,在实行小兄弟姊妹共同洗澡的家庭里,儿童往往并不理会彼此形态上有什么显著的不同。笔者以为凡是足以展缓性的自觉的影响,都是对未来的发育有好的影响,而凡是足以引起神秘观念的作法都无法达到这样的目的。这是当今聪明一点的性卫生学者都已知晓的。

不过大家要记得,到底怎样对待儿童才算真正贤明的态度,一时还不易有定论。近来的教育家就儿童的心理曾说过:与其说父母视生活的需要而陶冶子女,不如说子女就其自身的需要而陶冶父母。这话固然不错,不过我们要知道,子女对父母的这种陶冶功夫也并不容易,一方面儿童固然有他的个别的需要,而另一方面社会传统的各种生活习惯也始终自有它们的力量,不能抹杀不顾。因此,怎样正确看待儿童的地位绝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儿童本位的教育虽势在必行,但的确是很难实行的一种教育,特别是在今天。一方面从前固定的成套的集体教育既不适用,而另一方面儿童的发育程度又不足以教他有成人一般的自我制裁的能力。

所谓难行,就因为这一点了。朗克在《近代教育》里说:“今天的儿童所必须经历的童年,事实上比人类有史以来任何时代里的儿童所经历的更要见得危机重重。”

因此大家不要奇怪,即在一般已经改进的状况下,我们依然可以碰见所谓“困难”或“有问题”的儿童,目前教育心理学家径称此种儿童为问题儿童。不良的遗传与环境依然会产生这类儿童。目前即将流行的一些比较开明的见解大体上也许已经很够作一种指导,来应付这类儿童,而无需乎特别向专家请教。但对于一些特的例,专家还是少不得。所以近年来英美各国社会对于儿童问题的种种努力是很值得我们注意。这种努力逐渐把儿童问题看作医师、心理学家、精神病学家与社会工作者所应齐心协力注意的对象,而不再以“顽皮”“估恶不俊”一类的词形容,从而掉头不顾,这也是很可以让人满意的一点。“1909年,美国芝加哥城因慈善家德茂夫人(Mrs.W.F.Dummer)高尚和慷慨的公益精神,设立了一个少年精神病理研究所(Juvenile Psychopathic Insti tute )聘请了这方面的专家希利做所长。到了1914年,该研究所又改为少年法庭(Juvenile,Court )的一部分。这可以说是儿童生活指导所一类的社会运动的萌芽了。以后,各国的大城市里逐渐都有这种机关的创设,大约机关中总有三个专家,通力合作,一是精神病学家,二是心理学家,三是社会工作者。有时一个懂得精神病理学、儿童心理学与社会工作者的医生也许够了,并且还简便得多。不过这样一个全才的医生是不容易寻到的,即使寻到,他又有他的繁忙的医务,不肯弃彼就此。无论如何,儿童指导所的事业目前正处在持续发展、方兴未艾之中。它很可能以心理与病理的学识为归宿,而不依附任何学派创,果然如此则无论它如何发展,我们总是欢迎的。纽约的儿童指导所的规模是极大的。伦敦的儿童指导所成立于1930年。

儿童指导事业所引起的研究工作将来对人类流品的认识,兴许可以促进不少。

医学界对于所谓“流品学”或“体质学”(consti tutionology),即研究人类身心品类的专门之学,很早已发生兴趣,因为这种研究不但对医学有利,同一般的生活也有很大的关系。不过一直要到最近几年,这方面研究的资料才归于切实,流品学在科学上的地位才算站牢。我们甚至可以说,一直要到1921年克瑞奇默尔教授(Prof.Kr etschmer)划时代的专著《体格与品格》( Physiqueand Character)问世以后,流品之学才算真正奠定一个科学的基础;固然我们也承认这门学问目前还幼稚,却还在发展之中。

从广处看,我们可以说性的启发与性的教育对于今天文明社会生活的意义,要比以前任何时代为大。春机萌发期以内的性的启发与其应有的仪节是一向公认有族类价值的。在中非以及别处许多民族里,即我们曾错认为“原始”的民族里,这种启蒙的仪节不仅是一个神圣的典礼而已,并且确乎是进入成年生活的一个实际的准备。儿童到这个年龄,兴许已经熟悉性是什么,也大抵确知道性是什么。

因为在以往的游戏生活里,性早就成为一个主要的题目。而在大人的心目中,这种游戏也认为是无伤大雅而加以放任的。不过一到春机萌发期,他们就另有一种严重的看法了。性不只是个人的事。也是社会与民族的事,个人有需要,社会与民族也有它们的责任。为这种责成计,青年男女不能没有相当的准备。于是,一种可以叫做道德教育的训练就不能没有了。这种训练往往是相当短的,也很干脆。

受训的人一面也许在身体发肤上要受一些故意的毁损,也许生活上要受严密的隔离和多方的禁忌,一些长辈就把对于团体生活应负的责任以及部落流传的各种神秘事传授给他们。经过训练,一个孩子就变做一个成年的男人或女人,而从此也就有他或她的新社会地位、新权利与新责任。这无疑是一个很好的制度,至少在比较原始的生活状态下,这已经是没有再好的了。在信奉基督教的国家里,很不幸,此种制度的遗迹不是已经消散到一个无关痛痒的程度,就是已经等于完全消失,无迹可找。

到了今天,我们西方人忽然醒悟,感到这种制度方面的损失是不幸的,而正在想法挽救。不过,当然我们不能复古,而必须另外想些办法。而在想出办法以前,我们先要把我们目前所经历的文化的性质考察一下。

在当前文化的发展阶段里,我们的教育完全侧重在理智的一面,而教育家指认为重要的教学方法或凡人所认为时髦的教学方法,也无非是一些开发智力的方法。不过性的冲动,尽管到现在还是个人生活与社会生活的主要基础,是不易引进到智力开发的范围以内的。因此,到目前为止,我们的教育制度里就根本没有性的位置。性既然是一个不合理性的现象,又如何挤得进去呢?我们的教育制度与古代及原始民族的启蒙制度可以说完全两样,启蒙的制度里有些很值得称赞的东西。就当时的情形而论,在这种制度里也已经应有尽有,而这些特点,我们当代的教育反而却拿不出来。易言之,这些古代的启蒙制度是完整的,是以囫囵的人格做对象的,我们到今天才算有一个“完人”、“成人”或“通人”的自觉也未始不是这种制度之赐。不过近代的教育却反而不足以言此,它的对象不是生命的全部,而是生命的一部分,特别是挣钱吃饭的那一 部分。

我们目前对于性以及和性有关事物的一种漠视的态度,或厌恶态度,甚或鄙薄的态度,无论浅深的程度如何,总有很大的一部分不能不追溯到此种专重理智的教育上去。今天教育制度下的人才里,表面上特别聪明而有成就的人才,即专门致力于一种狭隘的学科,而以为满足的人才,对于性与恋爱一类问题的态度,特别容易走上热讽冷讥的一途,是不为无因的。这是学校训练的一个自然与必然的结果。虽不在办学的人的意向和计划之中,而其为成绩的一种则一。在古代启蒙制度与方法之下,这种结果倒是没有的。所以,在我们建立新的教育制度的时,无疑这一类的弊病是要设法避免的。

不过原始社会的制度里,也有一点为我们所不取,即性的启蒙工作不应展缓到春机萌发的年龄,精神分析派学者的努力早就让大家知道性生活表现得很早,往往远在这年龄以前。这一点事实我们以前也未曾不知道。不过,如不是因为这一派的学者,我们的了解决不会有目前这样的清楚。我们有此了解,未来的启蒙工作便应照这了解做。性与种族的关系,无疑开始于春机萌发的年龄,不过性与个人的关系间接也未始没有它的种族的意义,这是很早就开始的,甚至在婴儿期内就开始的。

由于性生活的开始事实上是这样的早,因此启蒙的责任不能再像古代似的归之于部落或社会,而应归之于家庭和父母。在家庭的情况下,启蒙工作也当然不是短期的、正式的一套仪节所能概括而需是一种比较长期的、自然演进的、以至于几乎不知不觉的一个过程。主持这过程的人是父母,最好是妈妈,一个贤明的妈妈,一个在这方面不受传统忌讳拘束而光明坦白的妈妈。以前做妈妈的人因为拘忌太多,坦白不足,一面既不容易认识儿童也可以有性的生活,一面即使认识,也不免冷若寒蝉。

我们希望课程方面,学校可以按照儿童发育的程度讲授一些基本的生物知识,中间当然包括人类生命的一些主要事实,连同性的事实在内,可不把性特别提出来,或特别地加以申说。这种讲授无疑也是男女孩子都应当听到的。笔者想我们这种希望并不过分,而是情理内当有的事。英国著名的生物学家盖茨(R.Ruggles Gates)指出:“每一个学校里的孩子,不论男女,应当接受一些讲解,让他们明白动植物的本质、结构、功能以及物类之间所有的血缘上的关系和功能上的交相感应,这些是他的教育的一个主要部分,必不可少。同时,他们也应当有机会了解一些遗传的道理,知道每一个个体的遗传特点,即推而至于最微细的项目,没有一点不得淆于已往的先世,而将传诸于未来的后辈。”

再向前进展一步,前面所说的教育,就到达古代的启蒙制度所注意的实行礼教的阶段,至此,也就成为一种有种族含义的性教育,而不是个人卫生的性教育了。我们必得从有如上文盖氏所说的生物学立场来看性的现象,我们才可以达到古人所见到的那个性的神圣概念,并把它提高到现代的水平。有的人,因为深怕子女把性看得太玄妙了,故意要把性看得如何平淡,如何寻常,甚至于拿它和饮食排泄一类的作用等量齐观,那是错的。他们的用心虽有几分可恕,毕竟是一个愚见。了解生物学的人知道性的作用,在意义上要比饮食渡溺深长得多,它不只是种族所由维持缔造的因缘,并且是未来世界里一切理想局面所由建立的基础。

性的冲动尽管有它许多别的有关个人幸福的作用,但一切作用之中,方才说的一层无疑是最中心而颠扑不破的。

我们说性的其他作用也自有它们的重要之处。性的冲动,除了用在狭义性生活上以外,在一般生活上也有较大的推动力量,以往教育制度的漠不关心与存心鄙薄已经把这种力量的锐气磨损了不少。但惟其在以往横遭过磨折,今后便更有培养与发展这种力量的必要。要知道理智在生活上的地位虽属重要,终究是独阳不长,孤阴不生的,它在个体的心理生活里,是没有活力的,没有什么前进的锐气的。要有的话,总得靠性的广义的力量的协作。不过今天文明社会中,独阳不长,孤阴不生的倾向虽多,性的冲动幸而还没有受什么根本上的损伤,幸而性的元气是百折不挠、百折不曲的。我们甚至可以赞同朗克所说的一句话:“我们的教育虽多方面使生活理性化、理智化以至畸形的理智化,我们还留得最后一个枯竭不了的情绪源泉。那就是性源泉了。这源泉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无论取用的方法是自然的表现抑或人为的升华这两者事实上是并行不悖的,完全抑止其一以成全其二是”清理所无法许可的,我们总会从这里取得巨力来把人类文明推向光明的未来。

吴兴猫师妹小吃店  电脑版  手机版  浙江省湖州市吴兴区衣裳街街区63,65,66幢衣裳街141号二层